文化生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生活 > 陕化文苑
这个春节关于“安全驾驶”的感想
发布时间:2023-01-28     作者:宋瑞莲   分享到:

疫情解封后的这个春节,高速上车流量很大。不会开车的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拥堵,今年堵车的尽头好像很少是修路占道,几乎全是小汽车追尾。有时一起,有时两三起,双双成对各占一道,有的车主们围在一起交头接耳研究损失,有的面红耳赤互相指责。闪烁的双闪灯似乎就是对被堵十几甚至几十公里的车主们的全部歉意。车流涌动、尾气翻滚的道路上,只有几声滴滴的喇叭声,和无数无声的“瓜怂”,表达了扬长而去的“堵客”们的不悦。我与开车一直追求平稳安全的老公聊着这些现象,一边把自己代入这些事故中,“闭门造车”的去探究发生的原因,揣摩其中心理,看能不能对自己有点启发。

1674888282357502.jpeg

疲劳驾驶。也许是昨天推不掉的酒,无奈的晚睡,也许是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疲劳的状态不可避免。可是细想,现在服务区这么多,完全可以停车充分的休息,有些人为什么不呢?我想这背后可能是人对自我意志力的自负,对个体生理极限的不自知。虽然生活压力逼得我们要顽强,但承认自己的不行,不失是一种聪明做法,学会休息放松,这路或能走的更远。

抢道变道。优先通行这个权力,前后车时候大家都分的清,往往出错的地方是我在你旁边,起头并进,凭什么你先走?出事后交警划分责任有明确的规则,但这是事后追责的法定依据,不是不被撞的保障,也不是理直气壮怼别人的底气。老公告诉我了变道的知识,我觉得挺有道理。行驶变道要提前打转向灯,明确和充分的告诉后车你要变道了,当能在后视镜中能完全看到后车的两个前大灯时,说明了有安全距离和变道条件,才可以大胆加速去变线,否则你就要等待时机。我想就是这样,能不能优先走,看看后视镜,看看自己的盲区,是否真和别人拉开了距离,不能只盯着前方想当然的去争。

八九十年代司机是份职业,安全驾驶是师徒传承的职业素养,现在大家几乎人人都是司机,驾校为了利益也成了应试教育,学员们对交规一知半解就上了路,全靠拿命去实践。安全驾驶无利可图,媒体关注的是更好的车,更好的自动驾驶技术等有利益的方面,可安全驾驶才是对我们个人和家庭更重要的事,希望朋友和同事们都重视起来,这事比多贵的车和多先进的技术都重要。(科技发展部  宋瑞莲)

友情链接:中文幕无线码中文字小说|全集在线观看  精品伊甸乐园二区三区小说|全集在线观看